• <menu id="0u2uu"><table id="0u2uu"></table></menu>
  • <bdo id="0u2uu"><center id="0u2uu"></center></bdo>

    大公網

    大公報電子版
    首頁 > 新聞 > 港聞 > 正文

    疫下停辦三年 國家非遺項目長洲太平清醮恐將失傳

    2022-05-07 04:23:45大公報 作者:邵穎 黃洋港
    字號
    放大
    標準
    分享

      圖:興隆街街坊會主席曹秋明擔心,未來可能找不到合適的小朋友而不得不放棄飄色巡游。

      紙扎神像、飄色、包山、平安包制作、舞麒麟、大鑼鼓……列入國家非遺代表性項目名錄、香港非遺代表作名錄的長洲太平清醮中,這些多彩多姿的民俗工藝與表演藝術匯聚在一起,集體呈現,一代代傳承下來,已有百多年歷史。

      “香港的太平清醮有60年、10年、3年一次的,只有長洲太平清醮是每年都舉辦!”長洲太平清醮值理會主席翁志明說。不過新冠肺炎疫情下,長洲太平清醮的重頭戲“飄色巡游”,今年已經連續第三年取消。有街坊會主席擔憂,新一代小朋友在三年間未有接觸到這些表演,重啟飄色巡游時,恐怕尋找合適人選時更困難,而且唯一一位制作色梗等道具的師傅因為年紀大,已經不再制作,傳承前路令人擔憂……

      “為什么小朋友叫做‘色芯’?因為他們就是飄色的核心,不能缺少。”飄色巡游中,擔當色芯的小朋友們無疑是核心角色,然而,興隆街街坊會主席曹秋明指出,近年來出生率下降,小朋友越來越難找,再加上受疫情影響,連續三年停演,即使重啟,到時適齡的小朋友對這一表演藝術全無印象,恐怕會無興趣參與。

      家長怕孩子受傷染疫

      曹秋明指出,如今的父母本就未必希望孩子參與這些活動,擔心容易受傷,再加上人流聚集在疫情中留下的陰霾,即使未來沒有疫情,家長亦可能不愿讓孩子“冒險出演”。

      “以前是個個爭住參加,仲要揀個樣貌機靈的小朋友;而家係能揾到小朋友就算不錯了。”曹秋明無奈地說,為了湊齊飄色的小朋友,街坊會已是無所不用其極,“有時就在幼稚園門口等,睇到機靈的小朋友,就hold住佢,問佢有冇興趣,或者就是問親戚朋友家的小孩。”

      曹秋明說,昔日是每條街的飄色只會找本街的小朋友擔任“色芯”,但隨著小朋友越來越難尋找,便逐漸擴展到去其他街、長洲以外物色,“有一年,找了個日本小朋友,佢媽媽係長洲人,爸爸係日本人,而且又比較開明,所以就找他作為色芯。”曹秋明擔心,再這樣下去,未來可能會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小朋友,不得不放棄“飄色”巡游。

      “過去正常通關時,每年巡游前,都會去兩三次內地訂造服裝。”硬件上的不足也令飄色的傳承受困,曹秋明說,如今飄色用到的服裝已許久未更新,現代服裝相對好解決,但古裝尤其困難,“而家如果想扮古裝,只能睇有乜古裝戲,題材很受限。”

      困難不止于此,曹秋明說,長洲僅得一名打鐵師傅可以制作飄色中所需的色梗及其他鐵製道具,但老師傅80多歲了,已不再“出山”,令到飄色的主題進一步受限,而且現有道具一旦損壞,便再無替代,“如果沒有疫情,可能可以揾內地人手,或者開培訓班培養人才。”

      “過往是各個街坊會比拼誰的飄色更精彩,現在是能進行就不錯了。”曹秋明認為,飄色主題有古有今、諷刺時弊,造型肖妙,極具吸引力,如果某些原因導致沒有飄色,絕對有可能令太平清醮的吸引力大減。

      飄色道具積滿灰塵

      大公報記者跟隨曹秋明順著由麻繩固定的梯子,爬上置放飄色道具的小閣樓,大約5、6平米的小空間里,除了飄色所需的服裝、道具外,還存放著防疫口罩、雜物等。“以前每年‘飄色’巡游之前,大家都會頻密地上來做準備。”曹秋明說,停止巡游的三年中,便少有上到閣樓,閣樓中的風扇現已積滿灰塵。

      翁志明說,疫情嚴重,衡量風險后只能無奈取消飄色,街坊們都感失望,很多表演取消了,太平清醮也少了很多特色。不過,“太平清醮有百多年歷史,如果沒有疫情,一定有信心復辦好太平清醮。”

    相關內容

    點擊排行

    欧美成熟美妇乱,女人潮抽搐动态图gif,为什么舞蹈生下面都是突出的
  • <menu id="0u2uu"><table id="0u2uu"></table></menu>
  • <bdo id="0u2uu"><center id="0u2uu"></center></bdo>